Title-online.jpg (19588 bytes)

散手競技走向世界的新里程

孫子認為正確指導戰鬥先決條件是知彼知己,百戰不殆。散手競技同樣要知彼知己,因此在今時今日有必要全面評估一下自己和人家,充分掌握現實和保持清醒的認識,才能在新世紀有所作為。以下有一、和二兩份文章,前者是「知己」、後者是「知彼」:

一、總結過去,研究未來

散手運動七十多年來,仍在規則上摸索前進,舉例如下:

1928年,前中央國術館主辦了第一屆國術國考,其中有搏擊(即散手)項目,採取雙淘汰制,三打兩勝,不分體重及流派。賽例要點是凡用手、肘、腳、膝擊中對方任何部位得一點,三點兩勝,沒有任何護具。

1933年,第二屆全國(國術)運動大會,散手以性別分組,以體重分級。以擊倒對方才得分一次,三次兩勝,禁擊頭和襠部,比賽無時間限制。

1933年,第二屆國術國考,散手採取點到即止,沒有時間限制。

1957年,在臺北舉辦臺、港澳國術擂臺賽,賽例要點是擊中無分,要擊倒或摔倒對方才得分,有頭罩護具和薄拳套。

1982年開始,賽例有大幅度修改,不戴頭罩、護甲、拳套(只穿分指手套)。1984年以後改回不準擊頭。

中華武術是從1979年開始試驗武術散手項目,幾經修改,最近的一次審定是在1998年公布的《武術散手競賽規則》。

新世紀2000年和2001年舉辦了兩屆散打王爭霸戰擂臺賽,賽例又有了大幅度修改,並且在國際性擂臺賽中為了協調與不同拳種比賽,都作出了相應的改例。

在2001年剛結束和迎接2002年來臨的時候,我們心中是不是需要有一個數,到底散手運動是不是在規則上要有個取勝的大原則呢?

從國術搏擊到武術散手,從泰拳、K-l同散打的較量,都可以看到散手運動徘徊於得分和擊倒之間。

世界商業性現代徒手格鬥競技已有一體化趨勢,例如美國「終極格鬥冠軍賽」和日本「派拉」格鬥賽等,又例如泰拳和衍生的踢拳和K-l等,雖然規則不全相同,但取勝的大原則是相同的,這就是鼓勵擊倒(或倒地不起)取勝。

凡是強調擊倒取勝的項目,都是採用扣分制,例如K-l就是採用以10分為每回合最高分,如被一次擊跌扣3分,兩次擊跌扣4分,擊中即使很多次也只扣1-2分,明顯對擊倒有利。1998年審定的散手規則是強調得分取勝,因此採用累積計分,並且禁止用拳連擊對方頭部,避免擊倒,明顯對得分有利。

2000年∼2001年舉行的散打王爭霸戰擂臺賽採用累積計分,擊倒只比摔倒多一分,得分未拉大。不過問題在於摔跌和擊跌取勝之區別,摔跌不會倒地不起,因此只能多次得分取勝,但是擊跌可能倒地不起,卻成為一次終極擊倒取勝。

2001年12月5日,中國散打隊作客泰國曼谷挑戰泰拳,中方的失利暴露出在遊戲規則的戰略方面有利於泰方之擊倒而不利於中方之得分。它說明了在規則上要就強調擊倒取勝,要就強調得分取勝。否則模稜兩可反而吃虧。就腿擊為例,為什麼散手喜用側踹,因為走直線,時間第一容易得分。為什麼泰拳喜用橫掃踢,因為走弧線,打擊力大容易殺傷。不同遊戲規則,風格必定迴異,因此散手與泰拳硬要比較誰更強大,是沒有意義的。

要知彼知己,必須調查研究,為什麼世界商業性現代徒手格鬥競技對於摔技都不給分或禁止運用呢?因為摔跌不能終極的結束賽果,而且容易糾纏有損觀賞性,因此K-1不許用摔技,泰拳允許用摔技但不給分,「終極格鬥冠軍賽」雖允許用摔技但繼續地上扭打取勝。道些商業性操作的比賽場面既十分刺激,觀眾自己也可以判斷勝負。現場這種氣氛有利於賭輸贏,為什麼美國的大型商業性賽事常在拉斯維加斯舉行,就是這個原因。就以2001年12月25日在珠海舉辦的2001年中國武術散打王爭霸賽的總決賽現場觀察,買了貴價票的觀眾,全場熱烈高聲大喊的催促氣氛,無非要看刺激的劇烈比拼,雖然大多數人都可能不很了解比賽的遊戲規則和格鬥的戰略戰術,但並不減低追蹤終極賽果的濃厚興趣。散打的遊戲規則限制了摔技的作用,它常被摟抱所化解,反而摟抱可以短暫休息回氣,有利於繼續擊打得分,因而不願花較多體力去摔跌對方。

從上述分析,散打王競技是向著泰拳和K-l傾斜,如果大家明白終極一次擊倒的優勢,可以預見的將來,大殺傷力的擊倒技術必湧現。散打王競技不是中國功夫,只不過是一種徒手格鬥競技遊戲而已,如果搞清楚世界商業性徒手格鬥競技和散打王競技的區別以及它們與1998年武術散手競賽規則的區別,就可以明白得分與擊倒和摔跌與擊跌的矛盾,從而在走商業化道路與普及化道路的遊戲規則上劃清界線。

二、李小龍對黃教頭無得打的啟示

        大家都知道,李小龍在三藩市對黃教頭的一仗無得打,因為黃教頭遊走躲閃,終被擊敗。據說李小龍自經此仗之後,除堅持振藩國術的陣地戰技術外,還創建了截拳道運動戰技術。此仗啟發了他必須掌握陣地戰與運動戰,要兩手準備的重要性。

        從李小龍對黃教頭無得打的啟示,探討一下今年的中泰擂臺賽,可能有所幫助。

        2002年5月4日,泰拳手作客澳門挑戰中國散打隊,雙方進行52公斤、56公斤、60公斤、65公斤、70公斤、72公斤級的六場比賽,稱為「中泰冠軍拳王爭霸戰」。此外,還有一場壓軸賽,是由中國「散打王」冠軍78公斤的苑玉寶與泰國世界泰拳72公斤級首席拳王的伶達干爭奪「王中王」稱號和卅萬總獎金。賽例五局三勝累積計分制,允許用拳 (戴拳套)、肘 (戴肘套)、腿、膝、摔。

        這次澳門賽事,在南方的報刊報導主要有廣東的廣州日報和羊城晚報,而香港則有太陽報等,但是前者只用200多字簡短報導,惟有太陽報則以整版刊載,標題是「散打對泰拳無得打」,其內容歸納如下:

  (一) 泰國拳手咄咄進逼,採取主動。相反中國選手只能走、閃、抱、摔被動頑抗,例如避過對方重拳和膝撞,埋身拉、抱以摔技得分數。結果「中泰冠軍拳王爭霸戰」的前五場賽事中方全勝,第六場泰方放棄參與比賽。

  (二) 中方最重視的「王中王」重頭戲卻輸了,例如廣州日報以「苑玉寶輸掉壓軸賽」作為標題,羊城晚報也以「苑玉寶惜敗」作為標題,兩報均對前六場全勝賽事並未作為標題,似乎「王中王」還重要過「中泰冠軍拳王爭霸戰」。

  (三) 是次比賽的3500多名觀眾以華人為主,場面熱鬧,但對中方拳手重防守少進攻的作風大表反感,部分觀眾即席大喝倒彩,質疑裁判判決是否正確,為泰國拳手大歎不值。

  (四) 最先三場賽事完成後,泰國領隊已不忿賽果,突然拉隊返回更衣室,聲言罷打,並向大會投訴賽制不公,認為賽事未能真正反映拳手實力,要求即時改制。大會立即上臺「平息民憤」,向觀眾解釋今次賽事規則,並從中幹旋平息泰方憤怒。

  (五) 中國領隊為顧全大局,由五局三勝改為五局制。雖然改制對體力佔優的泰國拳手較為有利,但是中國拳手在第四、五場仍然採用前三場的打法,避過泰方槌槌重拳和膝撞,繼續以埋身摔方式取得分數再勝。

  (六) 泰方發現五局制仍不奏效,於是放棄第六場賽事,中方以全勝結束「中泰冠軍拳王爭霸戰」。

  (七) 在「王中王」壓軸戲時,磅重的苑玉寶無論在遠身踢腿和近身快摔方面都取到得分的優勢,在觀眾以為中國可大獲全勝和囊括所有,捧走卅萬總獎金之際,豈料伶達干在第三回合扭轉了局勢,可能苑玉寶佔盡上風,興起時忽略了運動戰,反被對方一記重拳打至血流披面,中方教練最後決定棄權。

  (八) 賽後伶達干認為:「賽例的確不利習泰拳用泰制的拳手,因近身時泰拳集中於批肘、膝撞等攻擊,但在此賽制下根本無從發揮泰拳的攻擊力。反而對方善於摔跤取分,以至攻勢較優的泰拳手未能取勝。

  (九) 採訪記者談建輝特別用大字標題「散打對泰拳無得打!」來表達觀感,由於賽制採用有利於中方的累積計分制,使到被動頑抗的中方可以在得分上嬴了主動進攻的泰方之異常現象。

  (十) 雙方無得打,因而可觀性下降和觀眾容易鼓噪。

        為何上次在曼谷作賽,在累積計分制有利條件下卻以一比四輸了,這是因為採取了對攻的陣地戰,多被對方終極擊倒取勝。今次改用運動戰就成功了,因為擊中得分打了就走的遊擊戰術,不易被對方終極擊倒。更主要的是有埋身摔,因為擂臺四周有圍繩限制,不能像黃教頭可以走遠拋離李小龍,因此必須有回馬槍的殺手鐧,才有利於穩守突擊得分。這場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在以有利於中方的得分制基礎上放棄了對攻陣地戰,採取了機動的運動戰是成功的,但不能被觀眾接受卻是遺憾的。假如採取有利於泰方擊倒取勝的扣分制,那麼中方即使採取運動戰,也難以奏效。故此太陽報的「散打對泰拳無得打」值得深思,環顧世界眾多不同類型擂臺賽,甚少隨意改例遷就對方,何況隨意改例下既不全像散打,也不全像泰拳的雜交,泰拳手輸了不能說是泰拳輸了,嬴了也不能說是泰拳嬴了。不同遊戲規則,風格必定迴異,因此散打與泰拳硬要比較誰更強大,是沒有意義的。如果撇開「散打對泰拳無得打」,純粹以遊戲規則來分析,既然泰方可以用腿、膝、拳、肘法終極擊倒中方不起取得勝利,那麼中方也可以用摔法終極摔倒泰方不起取得勝利,這就是埋身摔倒對方時不鬆手,抱住一齊倒地,甚至利用手腳綑住對方手腳,以全身重量緊壓對方撞地不起,那麼散打對泰拳就有得打,好像李小龍一樣,既能以運動戰為主,同時也會陣地戰。只要化被動為主動,就一定會得到觀眾的喝彩。不過,這種終極摔倒法,恐怕已接迫西方的職業摔跤方式了。

三、展望新世紀發展路向

         從以上兩份文章的討論,或許可以發覺散手競技要走向世界,必須創建自己的鮮明特色,才是今後的發展路向。這就要 (一) 具有鮮明的武術特色,(二) 有利東方人體質,(三) 普及的群眾基礎,(四) 符合奧運精神。

        如果根據歷次中泰之戰,認真總結雙方的不同遊戲規則,就必定給了我們寶貴的驗證和重要的啟示,這就是東方靈巧型以柔摔為主的一方,以靈活變化運動戰為主的戰術,可以克制西方力量型以剛擊為主的一方。因此,我們完全可以「以我為主」,在新世紀創造出一個較為適合中華武術特色的散打競技新類型來。

  再根據明代戚繼光在《紀效新書•拳經捷要篇》有關格鬥文化體系中,總結出遇敵制勝變化無窮的四擊整體和「妙、快、猛、柔、當」五字要訣為:1.腿踢要巧妙;2.拳打要迅疾;3.摔跌要突發;4.拿跌要柔從;5.知當斜閃 (以奇用兵)。

  要達到上述境界,就必須按照東方道家哲學和孫子兵法以謀取勝、以柔制剛、以奇用兵的中華武術思想為基礎,而不是仿照西方以力取勝為主的方式。

  新世紀散打競技體育的發展路向應當突出柔法,因此最好從全局出發,中國式摔跤項目明確為傳統武術。這個戰略措施不但可以大大提升散打競技的理論和技術,而且對於普及全國和推向世界是無可估量的。

  在競技技術方面,我們必須走自己的路子,不須要跟隨泰拳強調重力擊倒的路子走。在民族意識方面,我們可以借鏡日本和韓國全力以赴凝聚自己民族意識方面走過的成功路子,創立有自己特色的品牌。

  中國式摔跤的抓拿摔跌柔法技術是傳統國術不可缺少的一環,它以柔制剛的技術有利於靈巧型體質的發揮,而它的文明高雅技法十分符合奧運體育精神,比較容易在青少年男女之中普及,作為散打競技主要技術的一環,將更添中國武術的特色。

  如果要達到以上所述散打競技走向世界的新里程,就需要有相應的措施,例如為了發揚手指抓拿摔跌的靈活性柔法優勢,最好解除西方拳套不能露指的束縛,同時也需要在擊打方面改以點到為止代替力量型擊倒。

  通過中泰之戰的知彼知己討論,希望引起大家的關注,在許多問題上展開討論和研究,現在是時候了。


附:新華社呼和浩特七月十九日電

『圓了我青年時代的強國夢』

  北京申奧成功那令人激動的時刻雖然已過去幾天了,但被譽為“一代跤王”的特木爾老人,回憶那天晚上的情景時仍然激動不已,他說:“北京申奧成功真正圓了我青年時代的強國夢。”

  特木爾老人在1999年6月內蒙古自治區召開的第四屆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上,被大會組委會授予“達爾罕搏克”(蒙古語:摔跤之王) 的光榮稱號。這是草原上千千萬萬個摔跤手不懈追求的最高榮譽。

  今年80歲高齡的特木爾,出生在科爾沁左翼後旗吉日嘎朗蘇木馬蓮秋嘎查的一個牧民家庭堙A草原上的風霜雪雨鍛煉了他強悍的個性和一副壯實的身板,成長為遠近聞名的摔跤手,被鄉親們譽為“摔不倒的特木爾”。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侵略者為了在精神上擊跨中國人,組識了一個由72人組成的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國家大相撲隊,在東北三省廣設擂臺,橫行霸道。有一位蒙古族摔跤手在與其對抗時被日本人揪住頭髮擲向空中,幾乎被當場摔死。

  1943年,大相撲隊來到了紮蘭屯市擺下擂臺,趾高氣揚,不可一世,激起了中國人的憤怒。當時正在紮蘭屯市國民高等學校讀書的特木爾,懷著為中國人爭一口氣的滿腔怒火,大步踏上擂臺。體重不足70公斤的他,竟然挑戰體重200多公斤的日本大相撲手。他使用了蒙古族摔跤中的絕技,沒用幾個回合,便將一個肥大的日本全國大相撲冠軍摔倒,大長了中國人的志氣。從此,特木爾遭到日本軍人追捕,開始了長達兩年多的逃亡生涯。日本投降後,特木爾參加了革命。

  解放後,特木爾多次荻得全國摔跤冠軍,後來當了教練,為內蒙古培養了一大批優秀摔跤運動員。

  特木爾老人感慨萬千:“我在舊社會生活了20多年,親眼看到內蒙古哀鴻遍野、民不聊生的苦難景象,親自感受到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國土地上橫行霸道,蹂躪百姓的殘酷現實。解放後我國的國際地位日益提高,我深切體會到一個真諦:弱國無體育!北京申奧成功,是我國綜合國力的集中體現,我有生之年,能看到袓國舉辦奧運會,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 (記者:石圭平)